30018资讯网

囚徒困境:夫妻本是同林鸟,何况感情已有裂缝?「林玉伟」 南洋股份股票

发布时间:2018-12-04 11:36   来源:网络 点击 :

夜幕降临。南洋股份。(参考:南洋股份股票)。

独清淼稽查员和赵铁虎队长,分别同时提审蔡云风和蒋蕾,希望毕其功于一役。南洋股份。(南洋股份股票)。

蒋蕾面容憔悴地进入一号审讯室。南洋股份。(参考:002212股票)。

“蒋蕾,昨晚睡得好吗?”赵铁虎看似亲和力十足。(002212股票)。

蒋蕾反问道:“我无辜受冤,能睡得好吗?”

“无辜?”赵铁虎呵呵一笑,“如果你还是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那今后你都别想睡好了。你家的别墅很快就会野草丛生了,因为你们都会在牢房里呆着!”

听到赵铁虎底气十足的告诫,蒋蕾心中一颤,难道他们拿到了我们沟通的证据?不可能!虽然蔡云风和我没有感情,但他不至于和自己过不去。他应该不会说出去的。那样,他的人生就会从塔尖跌落塔底。

“3月23日,长杨西连建章路,行宫见月伤心色,可怜无定河边骨,计程今日到凉州。后面是一个“闭嘴”的微信表情包。”赵铁虎念着蔡云风和蒋蕾的通讯信息,转而抬头冷笑道,“你们真是煞费苦心,每句诗词第一个字的拼音首字母就是股票简称,后面的表情包代表股票数字代码的最后一个数字,‘长行可计’加‘闭嘴’,就是的‘CXKJ’尾数是8,也就是长信科技300088。我说的没错吧?”

蒋蕾脸色一沉,眼里透出惊恐状,像是无意中触到漏电的开关一样,浑身过电,双手微颤。她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二号审讯室内。蔡云风还是强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但眼里交错蔓延的血丝和眼中透出的一丝惶恐,出卖了他不安的内心。

独清淼嘴角噙着一丝微笑,明知故问道:“蔡总,这市局的硬床没法跟你们家豪宅里的席梦思相提并论吧?”

蔡云风含笑以对,说道:“还好,小时候家里穷,我睡过草垫子,当年连这硬床都是奢侈品。就当是忆苦思甜吧。”

“你倒是挺有情趣的。大家都是聪明人,就无需藏着掖着了,你父母含辛茹苦把你送入大学,加上你自己一路奋斗,如今也算事业有成,你真的打算一直在牢房里忆苦思甜?”独清淼收敛笑意,淡淡问道。

听到自己还在农村辛勤劳动的父母,蔡云风神情木然,眼里含着一丝不知是愧疚还是怀念的泪水,过了五六秒,他答道:“当年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辍学打工去了,唯独我父母坚持供着我读书,没有老人家的执着和辛劳,说不定,我就在金州的某个工厂里或某个工地上干着苦力了。所以,我深知如今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,我不可能去做一些自毁前程的事。”

“说得好。但你现在还抱着侥幸心理,纯粹就是自毁前程!”独清淼提高了话音分贝,继续对蔡云风实施心理战,“你的前妻没有你这么坚强,她刚才痛哭流涕,说了不少内情。我们来看看你们的密码吧。3月26日,世事洞明皆学问,几回花下坐吹箫,星汉离宫月出轮,元共青山相尔汝。后面是一个“得意”的微信表情包。几句诗词的首字母组合成的‘世几星元’,也就是‘SJXY’,“得意”的微信表情包在输入法里位于第5位,所以这条信息的意思就是:买入‘SJXY’,尾数是‘5’,也就是世纪星源000005。怎么样,你这位娇美的前妻比你更识趣吧?”

“独处长,你们真是想象力丰富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我众口难辨,但对你们的随意猜测和无理推断不服!”蔡云风言辞激动,独清淼知道他的痛点被触及了。以她丰富的办案经验来看,但凡犯罪分子自鸣得意的犯罪经过被破解,往往只有两种表现,一是沉默不语,思考再三后,知道大势已去,索性坦白从宽;二是拼死抵赖,甚至桀骜不驯,狂言乱语,以达到掩盖内心虚空和胆怯的目的。

看来蔡云风属于后者。独清淼摇摇头,冷冰冰地说道:“在大数据蓬勃发展的今天,所有虚拟世界里的犯罪行为都是留痕的!我们已经给过你多次机会了,看来你就是顽固不化的硬石头。那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!”说完,独清淼一挥手,工作人员将惴惴不安的蔡云风带了下去,蔡云风双腿发软、两手颤抖,他那不听使唤、惊魂未定的四肢,无情地出卖了他惶恐不安、濒临绝望的内心。

独清淼出了二号审讯室,进入一号审讯室。赵铁虎刚才在耳麦里清晰听到了独清淼和蔡云风的对话,眼见独清淼进来,他示意旁边的工作人员让座。

独清淼眼看蒋蕾魂不守舍的样子,知道她快要撑不住了。

“你应该清楚你丈夫的风流事,一个男人,对婚姻都负不起责任,你还天真地将自己的安危和未来交到他手里?”独清淼准备再加点剂量,希望突破蒋蕾的心理防线。

自古女子多情,独清淼的问题直击蒋蕾脆弱的内心。

赵铁虎注意到蒋蕾两腿微微打颤,嘴唇发白,额头冒汗,显然她内心极为恐惧和焦虑。赵铁虎提高了分贝,声如洪钟,呵斥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们已经结束了对蔡云风的审讯,基本掌握了你们的犯罪事实。你主动交代,自然今后在量刑上会有法内从轻的机会,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,那就是冥顽不化、罪加一等了。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!”

听到赵铁虎下了最后通牒,蒋蕾的心都快要到嗓子眼了。她心里不断揣摩着蔡云风会不会比自己先坦白,人心隔肚皮,要是那样,自己就彻底孤立无援了。

蒋蕾就像一位盲目跟风、起兵造反的小头目,如今朝廷大军兵临城下,主帅已然倒戈投诚,全军覆没已是必然,如果自己硬挺着,顶多也就多撑一日,绝无扭转败局的可能,届时兵败城破,自己也将身败名裂、难逃牢狱之灾;如果自己就此弃械投降,主动示弱,打开城门,反倒有可能得到一点点宽恕和怜悯,至少不会错上加错,以致罪上加罪。

想到这里,蒋蕾的心理防线就像一块块多米诺骨牌一样,接二连三地倒塌下去。

“我说。”蒋蕾整个人颓了下去,卑微地问道,“我能要杯水喝吗?”

独清淼示意了一下,旁边的人递过去一杯水。蒋蕾咕噜咕噜两口就喝光了。

“一年多前,蔡云风升任资产管理部总助,那时我们还没有离婚。他经常在家里告诉我他们公司可能要买的股票,叫我找几个户,提前买入,两三天内冲高就卖掉。操作一段时间后,我们发现成功率不高。因为他告诉我的股票经常没有被他们公司的产品正式买入。于是,为了更加准确、及时传递他们公司即将买入的股票信息,蔡云风利用上厕所和中午吃饭的时间,给我打电话。这样运作一段时间后,我们赚了不少钱,基本上买入后两天之内,股票就会上涨,一旦上涨,我就卖出。只要不贪婪,胜率可以达到80%!”蒋蕾一五一十地道出来龙去脉。

独清淼插话问道:“那你们后来为什么不继续用电话直接沟通,而是用微信发送诗词的形式传递信息,那样不是更麻烦吗?”

“那是有原因的,一是我们性格不合,已经毫无感情可言了,离婚后就更不愿意和对方说话了;二是他们证券公司内部对电话通讯进行不定期监控,而且他经常在洗手间打电话,容易被人发现,后来我们就商量发送微信。但是直接发送股票代码肯定行不通,那样很快就会被监控发现,所以就选择了以发送诗词进行信息传递。”蒋蕾此时心无杂念,不抱任何幻想了,反而脸色渐渐转好,她继续说道,“蔡云风一旦得到公司产品即将建仓某股票的信息之后,就会找借口上洗手间,洗手间顶棚的暗格里有一部专门用于发送微信的手机,他会第一时间发送四句诗词,我收到信息后,只要将每句诗词首字的拼音字母提取出来,输入交易软件,就知道是哪只股票了。后来我发现输入之后,会出现多只股票。”

“所以,你们又在诗词后面加上了微信表情包,用来代表股票代码最后一个数字,进一步从多只股票了里筛选出精确的那只?”独清淼打断蒋蕾的话语。

“没错,能不能把你们手里的资料给我看看。”蒋蕾点点头,接过独清淼递过来的一张诗词列表和交割单,说道,“比如你们打印出来的资料上,4月4日,难得有情郎,阳春二三月,古来圣贤皆寂寞,风住尘香花已尽。后面是一个“撇嘴”的微信表情包。四个字是‘难阳古风’,拼音首字母是‘NYGF’,输入之后会有好几只股票,但后面还有一个‘撇嘴’的表情包,代表数字2。那我就知道,蔡云风告诉我买入南洋股份了002212了。”

“你们都离婚了,无情可言,却能共谋钱财,金钱的诱惑真是太大了。”独清淼不禁感慨万千。

其他人也纷纷摇头,脸上呈现出难以置信、匪夷所思的神情。

......

案情已然告破,蔡云风和蒋蕾身陷囹圄,一落千丈,独清淼和赵铁虎如期破案,欢欣鼓舞。真是:

股海行舟,有多少、欲壑难填。忆当年、英才年少,胸怀寰宇。一朝贪念嗜人心,夫妻残梦锁铁链。望孤月,骤起潇潇雨,夜难眠。

浩气燃,法度严,股民恨,及时灭。高擎除魔剑,荡涤邪念。投袂援戈天地鉴,长驱鬼魅匡正道。看斜阳,照万里山河,笑冁然。

延伸阅读: